前几天刚刚被确诊重度抑郁症,如果有评论的话,希望注意一下,谢谢。
虽然我不是觉得这片子很无聊,但是我确实是掏出了阴阳师刷了几把御魂。反正我也没打算一刷就看明白,过几天出BD了多看几遍截几个桌面,怎么都该懂了。
画面不错,故事内容大体也明白,虽然细节也弄不清,但是主角的人格魅力也没到让我弄清楚的情况,因为片子基调就是挺性冷淡的。
比如说破坏的那个追踪器,到底是VR硬件里面的,还是实体女性的放在大衣的?
又比如说为什么后面出现了巨大女体,那个被毁坏的巨大头像,有什么寓意吗。
为什么要在后半段戴克的区域色调变得那种颜色,那种颜色绝对不能称之为暖,
虽然说色系是暖色系,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没有生机。
整个片子里为数不多的生机就是,乔伸手到蜂巢。还有片头的那一朵小花。
最后的两人喝威士忌的部分。或者说戴克倒酒的,以及倒酒前那句
我这里有很多酒,********
非要讲哲学,这片子可能比较重美学。之前有个人说攻壳让这个导演来拍就好了。
同感!
然后在那个拐卖儿童的地方。
真的很有尼尔废弃工厂的感觉。
如果尼尔按主线剧情当成电影来看,尼尔打9分,这个电影只能给6-7分。
画面是还可以,打戏不要太糟糕,音效可以,音乐没办法加分,片尾躺雪寓意可以。
认真想想摄像机不要拍的太好。
这个是那种一看就觉得很摄影大师的风格,但是这跟叙事内容没有关系,跟情感表达有关系。
还是很性冷淡。。。
其实没看完就想买BD了,这个电影真的很应该做BD,因为电影院不能拍摄做桌面啊。

存在即是虚无。

对感情是否真实存在的追问贯穿整部电影,戴克警官和一个女复制人瑞秋相爱,当然瑞秋早就因为难产而死,多年后华莱士为了彻底击溃戴克警官对瑞秋的爱情幻想,制造了一个和瑞秋几乎完全一样的复制人并带到戴克警官面前,这和不久前的《西部世界》是一个套路,涉及的一个问题是:在爱情中,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所爱的那个对象是独一无二的,但如果现实强有力的击溃了这种幻想,作为这种幻想根源的爱情,当然也无法继续存在,那么,爱情是否也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西部世界》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肯定、冷酷而悲观的回答。《银翼杀手2049》同样提出了这个问题,但仍为观众保留了一丝温情,戴克警官说瑞秋的眼睛是绿色的(而眼前的复制人是蓝色的)。实际上这个剧情设计非常牵强。华莱士后来告诉戴克警官,他对瑞秋的爱情实际上也是早就设计好的,是他大脑里一串二进制指令的结果,戴克警官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大概他也无法回应。

凯蒂:“我就是要找出其中的原因”

再就是主角那个车啊。
像蝙蝠车。

2.K的记忆到底是谁的记忆?
K在关于孤儿院的记忆非常逼真,是安娜的嘛?复制的DNA还是植入的记忆?
安娜有那么多人帮助是否真的需要进入孤儿院去受苦?孤儿院里的那个小男孩到底是不是K?安娜看到K的记忆为什么泪流满面——痛苦还是内疚?复制人到底是一出生就是成人还是可以从小孩子长大?

悲伤的反转。

戴克:“我说啊凯蒂,根本不需要这么同步,这是在浪费时间,你把自己灌醉再呼几包叶子,就算你那AI女友跟一条狗同步我保证你也感不到有什么异样……”

比如人类间无视语言的翻译,到底是什么硬件提供的。我的天不要太有劲。我看不同语种的人对话的感觉,他们仿佛就感觉这个人说话自带字幕,或者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把听到的声音转化成了自己能明白的语言。

这是爱还是幻觉?
露芙踩碎全息投影的显示器,乔伊蹲下来对他说:“我爱你。”
全能女友,会做饭会撒娇会哄他还与他有了肌肤之亲,从头到尾支持他给他取名陪他寻梦陪他逃亡最后一秒还在说爱他,这算是K薄凉人生里的唯一一点慰藉。
”everthing you want to hear.”
乔伊和其他的全息投影女友并无两样,脸也好声音也好都一样,她给的爱情究竟是程式设计的服从性还是自我萌生的真情实感?
K望着全息投影的广告,面无表情。

就像《阿拉伯的劳伦斯》里在追问“who are
you?”,《银翼杀手2049》里也一直在追问,什么是真实?K买了一个可以实体化AI的介质,那么这个AI是真实的吗?K在想自己的记忆是真实的吗?K问戴克警官跟着他的那条狗是真实的吗?诺兰在《盗梦空间》里也提出过同样的问题,他用一只旋转的陀螺留下“悬念”,后来诺兰说那只陀螺不是悬念,而是回答:存在是否客观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感觉是否是真的。作为一个唯我论者,诺兰用主观真实取代了客观真实,否定一切的同时又肯定了一切。

凯蒂:“孕妇是一个复制人”

我是在那个复制人老头脱下那个头套开始认真看的。我看的电影不多,不是很懂行。但是我对未来的科技和索尼感兴趣。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复制人的K,还是救出了戴克,认了自己不过是替身的K把小木马递给了戴克,目送他去和安娜认亲。
躺在STELLINE玻璃房的门前,雪飘飘洒洒,溶化在K的指尖。世界很轻,万物很静,一切都是慢节奏,犹如此刻的度日如年。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部电影有一幕或许可以在电影史上留下痕迹的床戏:K和自己买的AI相爱(这和前些年的《她》类似。虽然这个AI可以借助全息投影“显身”,但她并没有实体存在,无法触摸,大概是一个管理智能家居的操作系统),K召来一个妓女,AI与妓女进行同步,两“人”合为一体后,和K做爱。至晚从柏拉图开始,西方文化就对人的感情构造提出了一个二分法,在柏拉图那里,这种二分体现为肉体之爱多于灵魂之爱的“属民”爱情和灵魂之爱多于肉体之爱的“属天”爱情之分,前者的特点在于:“这些人所爱的都是些要多傻有多傻的人,因为他们只看重爱一回,根本不管爱的美还是不美……好还是不好。”后者则是一种男性之间的同性恋,当时古希腊大概比较流行大叔和少男之间的同性恋,少男构成了“美”的对象。(柏拉图《会饮》)

戴克:“凯蒂,你叫水果哥算了,切尔西克林顿明年又竞选总桶了,你这次还裸奔吗”

沉底预定

二 、提问题
1.人类有什么不一样?存在是真实还是虚无?
人类由四个元素ATGC组成,而我只有两个元素——0和1。
没有灵魂也可以过的很好。
孕育生命就是奇迹,复制人也应该不被奴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无何有乡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戴克:“抱歉……凯蒂我可以剧透一下吗,不是他们脑子进水……其实是你脑子进水了!”

此外就再也没有看过SONY的相关了。这部片宣传估计不太行,而且也没有什么可宣传的东西嘛。
这个片子的虚拟现实感觉还行吧,全息投影的真实性其实隔壁做的挺真了。但是全息投影做到配合环境移动,实时扫描物件,并立即生成可利用影像。
但是本质上虚拟现实还是很假,在后端同步拟人的地方,虽然AI的人性是彻底体验了一次。
但是AI就还是没有实体。关于AI得到实体,国内有一部叫小兵传奇的小说可能写的更好。
因为摸不到所以就没什么好说的,投影有什么意思嘛!
哦对了对了。
还有那个仿佛是ASMR的耳语动作。还有这种玩法的吗,叫道理,你不带耳塞吗?立体声音响能这么精确地定位吗?
理论上虽然通过两个麦克风就能实现确定位置,但是相应的定位算法….应该是跟雷达的感觉差不多,算法应该实现民用普及不太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urday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男主角在电影里被简称K,这是他作为一个复制人代号的首字母,我们知道K也是卡夫卡小说《审判》、《城堡》里的主人公,这是一个带有强烈神秘、茫然、寻觅色彩的文化符号。

凯蒂:“这是非人为死亡,孕妇死于难产”

复制人应该也会疼的吧,但是主角从来没喊过疼。
只是细微的表现出来,我见他被戴克打死不还手也是觉得他傻愣愣的。

我是谁,我在那里
世界这么大,没我立锥之地

当然,对感情是否真实的追问只是这部电影对存在进行追问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的存在是真实的吗?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
记忆是真实的吗?复制人的记忆都是被植入的,记忆像梦境一样,由实验室里的女博士设计出来,然后植入复制人的大脑。在K的记忆里,有一匹关乎它身世的木马。是的,之所以选木马,是因为这是一个木马计。

戴克:“凯蒂,你们这一代的银翼杀手怎么这么无聊,把时间都花在调查一个你根本不会杀的人,你也没有说找到那孩子又有什么打算,英雄你接下来计划去投奔谁?…OMG,这节奏超慢就算了,还他妈的没有个明确目标!因为这要他妈等”

所以在开片之后大约能在20分钟内听到了索尼的韩文宣传,不要太激动。

你以为你是世界的主角吗?
不,你不是,你不是天选之子也不是这世界的英雄,你连自己都照料不好。
疯狂的查找信息,终于锁定那个复制人生下的小孩子的时间。2021.10.6,和植入记忆的小木马蹄子刻的时间一致;一男一女,女孩子死掉了,男孩子在福利院——重复被提及的记忆越来越清晰,熔炉与木马。对上司隐瞒了重要信息,孤身一人去探查复制人小孩的真相。全息女友乔伊不断的告诉他,你是那个有父母的幸运儿,你是独特的,是唯一的,与其他复制人都不一样,连上司都说有时候会忘记他是复制人。在灰里抛出来小木马,造梦师的泪流满面。大骂着混球,要接受被追捕甚至肢解的命运。但内心是窃喜的,被自然孕育就似乎有了身份有了记忆也有了未来。驱车去找自己的生父,想要知道自己母亲的模样,一切都其乐融融,却被变故打断。华莱士的人抓走了戴克,K被大停电时期的领导者救了。自己不是造物者的光荣,自己不过是用于以假乱真的真正的复制人,没有记忆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所有的作用不过是为那个姑娘承担被发现的风险。
生活是一个巨大的玩笑。明明只是想要安稳的生活,却被裹挟于一触即发的人类与复制人大战之中;认了命,就当自己是改变这世界的关键,认了风险收了恩赐,却被人嘲讽——你还是个假货——人类的假货,复制人孕育的孩子的假货。

《银翼杀手2049》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具象了这种灵与肉的二分。

戴克:“凯蒂你睡了吗?…话说我在想,本来以为请纸牌屋的罗宾怀特来这演洛杉矶警局局长会很有看头呢,可惜她一点用都没有,莱托的天使第一次来局子又偷东西又杀人,我还心想这下事情大条了…结果局长当没事一样,第二次来直接闯进局长办公室问话,你以为局长不知道停尸房那人是你杀的?她是知道的!……知道又怎么样局长现在就想喝酒而已,天使还急得一把抓烂她的手,玛的!局长的部下是你杀的,局长都没生你气,你在这里居然跟局长发脾气,局长就是想喝杯酒而已啊!!!”

在我总算是找到本地唯一的一家2D影院之后,总算在人们饭点时看了这个电影。
地方太偏,空调太冷,电影院工作人员在旁边走来走去很影响观影。

“没有灵魂也可以过的很好。”
事实上是,对于复制人,没有灵魂才可以过的更好,日复一日,无欲无求,没有哭没有笑没有情感,心安理得。
可是,生活从来都是荒诞的。捕杀旧型号的复制人,K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旧的复制机器人自然孕育了孩子。
生育意味着人类不再是复制人的造物主,人类与复制人的分界线就此模糊,人类奴役复制人就有了伦理问题。乔茜是洛杉矶警署的陆军中尉,不惜一切代价要维护城市的稳定,决不允许复制人自然孕育的小孩子在这世界存活造成世界大乱;华莱士公司想要获得复制人生育的秘密,让复制人可以自我繁衍,有更多的劳动力,更好的控制宇宙;复制人们把那个自然出生的小孩当做信仰,作为复制人起义获得自由与尊严的依据。
你没有见过奇迹,所以你可以泰然自若;倘若你见过奇迹,你也一定会蠢蠢欲动。
K的世界在起变化,爱情在蔓延,思绪在变化,尊重,温暖与家,都是吸引人的事情。

《银翼杀手2049》在对爱情的真实性提出一连串的质疑之时,也在竭尽全力保留温情和希望。K在被救回复制人大本营时醒来看到的是在关注他的那个妓女,他们之间大概存在爱情的可能。AI被毁了,AI一直相信K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从母亲的子宫生下来的那个复制人,这并非因为她有确实的证据,而是因为她爱他。

**范吉利斯BGM REMIX 片头**

怎么样,你觉得你有技术就很了不起吗?
是啊,的确是了不起哦
来,瑞秋出来给他看看
(要是戴克跟华莱士的对谈里面能加上这段对白的话)

一 立锥之地也无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电影男主角K是一个复制人,新型号的复制人。他没有过去,记忆是被造梦者创造的;也没有未来,生活就是执行追杀旧型号的银翼杀手,
在周遭的“滚开,假货”的排挤声中消磨着每一日的时光,唯一的慰藉是全息投影的女友乔伊。

爱情的真实性之所以被一再追问,是因为爱情的真实性直接与灵魂的存在挂钩。K是在和AI的爱情中愈发觉得自己要有灵魂。尽管警督警告K不要有灵魂,但K仍然不懈的寻找自己存在灵魂的外部证据:如果他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从母亲子宫里出生的复制人,那么他就可以使自己完全相信自己是有灵魂的。这大概正如魏宁格所言,“毫无疑问,正是通过爱情,很多人第一次了解了自己的真正本性,才相信自己具有灵魂。”(魏宁格《性与性格》)

戴克:“屎了,复制人会繁殖,这下事情严重了?……哎真无聊,凯蒂,你知道么,宁愿换做《星球大战》里的克隆人突然说他们会繁衍,我可以马上惊讶得跳起来,,他们都是男的,这涉及的LGBTEFG题材够大胆”

对了对了,他回家缝伤洗澡的时候。用胶水一样的东西,就这么直接黏皮肤哦,然后还用什么消毒水直接淋。
感觉虽然到了新时代,人们还是很穷啊。

复制人没有过去,记忆都是被植入。
那么是不是复制人的情感和行为也都是被指令?

弗洛伊德对柏拉图大概有很深的研究,不知是否受到柏拉图的影响,弗洛伊德将人的情欲分为“真情”和“肉欲”,并指出,正常的情欲行为,有赖于这两类情感的结合。这一对概念的含义当然就如其字面。弗洛伊德认为,“真情”和“肉欲”的背离会导致爱情分裂症,而这恰恰是现代人精神病的根源,个人为了防止分裂的产生,会在内心对性对象进行“降格”。

戴克:“你们快点啊!要不是你听你的小鸡鸡的话呆在这里瞎胡闹,我早就出场了!凯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