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渐渐的感觉自己离大众追逐的东西越来越远,对刚刚流行起来的网络用语提不起半点感兴趣。我喜欢那些平凡,平静,隽永的故事,关乎爱情,关于亲情,关乎友情,关乎衰老,关乎新生,关乎离别,关乎重逢,关乎死亡,发生在那些不起眼的人身上,就像这个刚入冬的季节,泡一杯热茶,就能喝上一下午。我这人俗吧,是喝不惯咖啡的。
        八月照相馆,98年的电影,那时候我六岁,刚上小学,电影里有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感觉。影片开始主人公的登场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暖,在医院里逗着对面的小萝莉,在小时候的学校里面玩着单杠,永元坐在学校的操场上,说到:我小时候,经常喜欢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操场上,想念已经逝去的母亲,我突然想到,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爸爸,姐姐以及所有的朋友。这几个镜头,我已经完全相信,永元,就像横道世之介一样,是一个童心未泯,有着柔软的内心温柔阳光的人
         永元是一个快要死去的人。
         韩剧里少不了死亡,这么些年来,观众已经能自行脑补出韩剧的老梗。只是我不看韩剧,只看韩国电影,对于98年的韩国电影,死亡还没有形成固有的套路。永元也知道自己是一个要死去的
人,也许是因为这样,他到了30岁也没有结婚,他在自己家开的小照相馆里认真温柔的对待每一个来照相的人,对于永元的病,电影并没有刻意去说明和渲染,只是在一些小细节中展现和流露,比如永元去医院,永元吃的药,平静自然到貌似连他自己都没把这病当回事。这部电影吸引我的,是细节,是慢慢的通过一个个小事把主人公最后生命里的故事娓娓道来
        关乎爱情
        永元能平静的离开,我相信他心里是幸福的,因为他遇到了德琳,永元和德琳的爱情,平静自然,没有肆意渲染,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海誓山盟,甚至连一句“我爱你”也是没有的。但是他俩在一起的每一幕,真的是每一幕每一个镜头都让人动容,都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歌手李健曾唱过一首歌,叫做《八月照相馆》,这首歌萌生自1998年韩国同名老电影。李健的《八月照相馆》出自2003年的专辑《似水流年》,是十几年前的歌了。

八月,一家街边小小的照相馆是余永元渡过人生最后时光的地方,对待来店里的客人他总是保持着微笑,他会买棒冰给女客人吃、免费帮老奶奶再拍一张满意的照片、和孩子一起讨论集体照里哪个女同学漂亮……他享受在每一个时间和小事里,没有太多负担的,安安静静的度过每一天。
由于工作的关系,有一位经常需要要来店里冲印照片的女交警金德琳,在一次次和永元的接触过程中,时不时有意无意聊起永元的事。当德琳问起永元星座的时候说和自己会合得来。渐渐的也许是日久生情了,不确定永元是不是对自己有好感的德琳,话语中总是透露着引导性质很强的,又想让永元得到肯定回答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对我微笑呢?
小学女同学听说永元病了去照相馆找他,对永元来说,曾经的初恋在面前,说什么好呢?女同学要求是否能把自己挂在墙上的照片拿下来,永元照做了。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包括爱情。所以永元没有想过结婚,他不想带给其他人带来的压力。
而后永元主动去找老同学,去跆拳道馆,帮同学拍照,一起叙旧喝酒。被问起是否有心事,永元还是把所有想说的话只放在心里,只是微笑而过。晚上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和同学说自己快要死了,被同学打回去。永元心想,现在只好拿事实开玩笑了。他独自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有一位老奶奶拍完全家福的晚上再次来到照相馆,这次是精心打扮过,请求永元重新拍一张个人的相片,老奶奶说这张照片可能就是遗照了。也许永元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特别能理解老奶奶的心情,他想把老奶奶漂亮的一瞬间永远留下。对老奶奶说,3、2、1,请微笑!可他还是手抖了一下。
下雨了。闪电雷鸣让永元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偷偷抽了烟,开灯发呆。最后,来到父亲的房间,睡在父亲的身边,听着父亲的呼吸声,才能安心入眠。
随着去医院的次数增多,永元开始教父亲如何操作录影机的播放,年迈的父亲记不住顺序,他更是把步骤写成提示卡,字很大,很清楚。周末和姐姐一起吃西瓜,比谁的西瓜子吐得远,在这一刻,悠闲地有点过份了。家里人没有给予永元特殊对待,谁也不知道永元的病情,谁也不知道永元他每一天都离死亡更近一步,因为永元始终带着平静的面具,谁也看不到背后的一丝恐惧和不安。
永元不时去找老同学叙旧、拍照、组织烧烤活动。活动的最后,便是到自己的照相馆拍合照留念,而他对于自己合照时站在哪个位置,显得犹犹豫豫的,原本是多么美好的一刻,永元觉得有些不自然了。
照相馆里,德琳在等待的间隙试探永元,或是把照相馆当作自己的栖息地,时不时来照相馆坐着。终于有一天,德琳婉转的说自己有免费的游乐场票,暗示性地邀请永元。
游乐场里,永元和德琳开心的玩着游戏,德琳更是想要一步步靠近永元,坐的越来越近。晚上回家的时候,永元聊起自己当兵时候的趣事,不经意间,德琳主动挽起了永元的手,永元没有拒绝,分不清是陪着德琳开心,还是真的开心。也许比起婉拒对方,这种不主动、不抗拒的配合方式更适合永元的情况。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时日不多,永元不断地在为自己的死亡准备着。他在照相馆里拼命的给机器拍照,做下如何操作的笔记,整理所有复杂机器的使用方法。不出所料,没过几天,在家晕倒的永元被家人送到医院,他开始了住院的生活,暂时无法经营照相馆了。
德琳还回味在和永元的约会里的时候,却得到了自己要被调到别的地方工作的消息,她心里非常舍不得。再次到照相馆照永元,却再也不见照相馆开门。等了一天,两天,德琳小心翼翼地塞了一份信到门缝里。等了三天,四天,德琳又想把信拿回来,失败了。等了很多天,仍是什么都没有,她一气之下用石头重重地向照相馆的玻璃扔去,离开了。
过了夏日,永元出院了,看到德琳的信,也写了一份回信,并且到德琳工作的地方想交给她。等了一天,没有等到,永元便坐在小憩,突然,透过玻璃窗,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德琳正好来到这里工作。而此时的永元,没有把信给她也没有打招呼,他只是远远地望着德琳,淡淡地微笑。
回到照相馆,永元翻出尘封的照相簿,一页一页翻过从小到大的记忆,然后合上本子,开始发呆,也许再也没有以后了吧。永元调整好照相设备,穿戴好衣服后,心里默念,3、2、1,微笑!
这张微笑的照片,真的成了永元的遗照。
圣诞节的前一天,德琳来到照相馆,犹豫了一下,走近一看,橱窗上挂着她的照片,流露出的青涩的微笑,这是多么珍贵而美丽的一瞬。德琳欣慰的走了,耳边响起圣诞节的音乐。
永元明白,爱情的感觉会像老照片一样褪色,他不想要一个褪色的爱情。德琳的美丽,因为羞涩的爱情萌芽,还没有完全绽放的时候,长久留在了永元的心里,永远美丽。
永元无法停止自己走向死亡的脚步,他恐怕自己过不了这个圣诞节,他也没有办法把时间拨快一点。但他希望自己能够圣诞节的那一天对德琳说一句“圣诞快乐”!可是现在,只有八月份。那,提前过圣诞节好吗?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1

嗯,好一个似水流年呀。

        德琳和
永元第一次相遇并不愉快,永元刚参加了一场葬礼,并不想马上工作,德琳却马上需要照片,永元却貌似心不在焉,后面永元拿着冰棍出去向德琳解释,她俩相视而笑。果然啊,这个女孩子是要用吃的哄的,新技能get
。车站加油的时候也是笑,永元的脸上永元都挂着笑,德琳去照相馆拿照片的时候,永元正在应付几个男孩子,他们要永元把合照上自己喜欢的姑凉放大出来,最后为了争论那个
女孩子漂亮还打了起来,永元去劝架。这个时候的德琳,在屋里看着玻璃外乱作一团的“男孩子们”,笑了,真的笑的好美,这里放张图感受一下

他唱道:那一个夏天,在心底深藏,偶尔荡漾,渐渐泛黄的相片带我回到那某一年的某一天。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2

1998年夏天,全中国都在热火朝天的追着《还珠格格》,年轻的人们在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爱情故事里憧憬着热烈的一切。

        德琳是个女交警,女交警不是tvb里面英姿飒爽的警花,在每一个城市里面,大家都可以去马路上感受感受交警是一个怎样的职业。永元坐公车的时候看到了德琳工作时糟心的一幕,但是当德琳来到照相馆里时,永元并没有去询问今天发生的事,没有提那些可能让德琳尴尬糟心的事,他只是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让德琳感受到关心和宽慰,润物细无声。德琳后面还问:今天干嘛对我
那么好?

那一年,韩国电影《八月照相馆》推出,一经推出便获得韩国电影界许多大奖,98年之后,韩国电影界爆发光头运动,导演们及众多影迷不满韩国加入WTO之后好莱坞对本土电影的冲击,遂集结一起,请愿政府特别保护本土电影。这样的背景之下,韩国电影起死回生,韩剧也逐渐成为亚洲地区的一种强势文化,相信看过《蓝色生死恋》的人们,都还记得自己流在2000年电视荧屏前的眼泪。也还记得看《我的野蛮女友》时笑着流过的泪或是流着泪的笑。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3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4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5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6

       这一段是我最喜欢的一段,炎热的夏天,德琳拿的重重的东西在路上走,永元刚巧开着摩托路过,看到永元的整个过程,先是小惊讶,望着永元,见永元骑车走了,有点小失望,甚至撅了下小嘴然后擦汗,当听到摩托声越来越近马上咧着嘴笑了,笑的娇俏,可爱,幸福,甚至用余光撇了下旁边,永元开到身边时表情有那么一秒故意的不在意且矜持了一下,永元询问的时候,咬了下嘴唇说:你不想替我分担一点吗。整个过程的表情变化完美到极致,这就是好演员的的好演技啊,就像琅琊榜里郡主跟宗主在长亭相认的那一段刘涛的演技一样,我能品好几百年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在照相馆里吃冰淇淋的时候,永元问德琳有几个兄弟姐妹,德琳咬着勺子,然后用五个手指表示,然后羞涩一笑,这一幕简直可爱的不行,德琳诉说小时候分东西时,永元哈哈大笑,我不能感同身受更多,小时候跟妹妹吃东西如出一辙,吃东西,抢电视,做家务全都要分好,谁也不想吃亏。而且这里有个小细节,德琳说看永元吃东西就知道他是独生子,因为有兄弟姐妹的话就会抢,而实际上,永元是有姐姐的,这里能反映出永元跟姐姐的关系非常的好
       德琳作为交警是很讨人嫌的,以至于饭都没地方吃,所以在路边啃面包的时候遇到永元买菜回来,她把东西扔给同事,去找永元说话,大概是害怕永元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再联想之前在公车上永元看到德琳糟心的工作事后并没有询问,可以想象,活到30岁的永元心思真的很细腻

永元与德琳在八月的夏天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7

可这么多年过去,当韩国爱情片被一次次复制,那些俗套的故事和标签被一再的重复,当所有人都知道韩国人喜欢得绝症喜欢失忆时,当这些被用烂了的梗又被复制到中国出现诸如《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的电影时。你是否还能从这样的一部淡淡的不刻意煽情只是讲述一个故事的电影里获得感动呢?抑或只是带着那些观影经验在看过剧情简介后便终止了那些许的观影欲望。

          这一幕是永元工作时,德琳在窗外跟
永元对话的一幕,这是对单身狗的最疯狂的攻击,我的词汇量不多,只能用甜蜜来形容了,永元给德琳拍照,永元说德琳的嘴唇最好润一点会比较好,之后德琳就去买化妆品了。女微悦己者容,德琳问:你为什么一看到我就笑。其实这个时候,永元已经爱上德琳了,德琳也爱上了永元,所以他才会看到她笑,她才会想要开始化妆。
          后面还有很多幕关于永元德琳的,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也没有为了可以营造剧情效果而创造的冲突,她俩就这样慢慢的走在了一起,在雨中一起撑伞,失约了也没有生气,去游乐园玩,去操场上跑,讲那个鬼故事,见不到永元给他写信,一次次去找他,后面见不到永元,在迪厅的洗手间,德琳哭了,她想
永元了,非常想,她跑去把照相馆玻璃砸烂。每一件,光看词语,都显得俗不可耐,谈恋爱不就是这些套路吗?可是这些俗气的事就慢慢不紧不慢发生了,理所应当。不是每段感情都要演出“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凄美,这大概是很多小女生不明白的东西
           永元爱德琳吗,当然,只是对他而言,他早就学会了控制自己,他明白自己的路,他也很贪恋生命馈赠的一切,他只是把爱小心的放在心底。最后在咖啡店里看着窗外工作的德琳,这个时候的德琳,没有疲惫,没有狼狈,而是笑了,他并没有冲上去抱住德琳告诉她有多么爱她,这是他的
方式,如果结束了,平静的留下记忆,就可以了

《八月照相馆》是我最喜欢的韩国电影之一。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8

我喜欢这个故事,源于我一直喜欢读那种关乎生命亲情回忆爱情等介质的散文,而《八月照相馆》给我的就有这样的一种电影文学感。我喜欢这部电影里那些时刻流露出情愫的平凡细节,喜欢这部电影里流淌着的似水流年。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9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10

     关乎亲情
      影片开始的时候就了解到永元的母亲很早就逝世了,这个家里,还有姐姐,姐夫,外甥女,爸爸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11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12

八月照相馆前,永元初识德琳

        前面说过,永元跟姐姐的关系是很好的。母亲早逝,在中国有句话叫:长女如母。在永元的心中,也许就是这样的吧,吃西瓜的时候他们往外面吐西瓜子,然后相视一笑,想来小时候也经常一样,要是我,大概小时候是把西瓜子往妹妹身上吐的吧。笑完之后,姐姐低头哽咽了,这一幕很让人动容,看着啃西瓜的弟弟,姐姐的心里是很难受的,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大概能猜到会发生什么,看第二遍的时候,我哭了。大三的时候,父亲去世前,在病床上,我给他喂饭,我这辈子第一次给那个要强的男人喂饭,想想小时候他给我喂过多少次,那个时候我也哭了,爸爸是知道我哭了,他就跟永元一样,没有任何表情,低头吃饭,我跟永元的姐姐都明白,这个人要离开我了,两个月后,爸爸走了,我不会让家人再看到我流泪了
        雷雨交加的夜晚永元睡不着,然后跑去
跟父亲同睡,像个孩子一样。教父亲用电视机,怎么教都不会,然后愤然离开,最后把方法记录下来,永元慢慢的做着这些,对亲情的寄托和留恋,让人动容
  

电影的开始,男主角永元从睡梦中醒来,远处传来附近小学新学年典礼的广播声。永元骑车去医院检查病症,一路扭头看着校园内的热闹景象。在医院等候的闲暇里,他不时的与对面小孩做着鬼脸,下一个镜头便是永元跑到校园内玩单杠的情景,再然后,永元坐在那操场边,画外音的永元说着:我小时候,同学们都走了,我仍独坐操场,想念死去的母亲,突然明白,我们最终都会消失…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13

这三两个镜头,就将这个童心未泯的男人心底的温柔和怀念细致地勾画出来。

    关乎死亡
     死亡对于普通的人来讲,是个必然的结果,而对于永元,是个平静的过程
     影片关于死亡有三个部分,开始的葬礼,一笔带过,最让人动容的是老奶奶的照片和自己的遗像
     

永元已经三十来岁了,一直在这个小镇生活着,他是一家照相馆的主人,这间照相馆是从他父亲手中承接下来的。永元得了绝症,一开始便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整部电影其实就是一场告别接着另一场告别的故事,只是这种告别仅存于永元个人心中,旁人无从知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