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还是商业了一些,场面特技很好看。只是,那个诺亚方舟,已经不是诺亚方舟。

    东方的性善论或性定论,往往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知止而后有定。故而追寻到天地之初,只有如李太白“笑而不答心自闲”才是境界;在人之将死的时候,如弘一大师“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方显禅意。不同于此,西方传统的性恶论中所有喜乐与悲苦都有个终极缘由,出生时有所谓的“原罪说”,即使依人造化在死后升入天堂或堕入地狱之前,也要给个理由先。《2012》在编织人类生死一眼便是万年的末日图景之际,自然也肯花费大量的功夫去给一个让人信服的完整理由——在电影则称之为故事。
    影片在开头,便煞有介事的拉出了科学上的依据。在一个淫雨霏霏的暮日,世界一流的地质学家科学埃德瑞尔在一片汪洋中见到了天体学家萨特南,他们一致认为,地球与太阳在2012年都会进入一个磁极颠倒的过程,所引发的地球磁力混乱可能对人类造成毁灭性影响,上次发生同等现象的时间是在恐龙消失时。而这一切的导火线则是11年一个周期的太阳黑子风暴。随后插播的一段纪录片显示:依照玛雅历法,地球由始到终分为五个太阳纪,分别代表五次浩劫,其中四个浩劫已经过去。
当第五个太阳纪来临,太阳会消失,大地剧烈摇晃,灾难四起,地球会彻底毁灭,时间便是2012年。而且还强调,玛雅人的预言百分之99都变成了现实。当理性的科学与神秘的预言不约而同的契合在一起时,命运感便直接表现为屏住呼吸之后的气喘吁吁,当然也包括《2012》这一影片名。
    各国领导人结集在了一起。“法国总统”请求翻译在场的提议被否决,理由是“您的英语绝对能听懂我说的话”。末日降至的大灾难,在告别巴别塔语言不一数千年后,推动全人类开始重建“巴别塔”,而说着的同一语言便是:“救灾”。他们达成了一项神秘的协议,造物主的物种以及代表人类文明的典范之作开始转移,达·芬奇《永恒的微笑》也被封存。倘若有人试图泄密,结果无一例外均是离奇暴亡,“卢浮宫馆长”便是如此。为了维护全人类生死的最大秘密,最大的谎言便被制造出来,个体生命的最大灾难便降临了。
    “在末日将至,人们将互助互爱。”不知名的小作家杰克逊在一本书中这样认为。这个普通人难得的抽出时间,带着两个孩子前往黄石国家公园野营,一路上唱着“可爱的家园,永无止境的生活”。期间,他碰到了“为平等而战”的地质学家埃德瑞尔,而为了真理而战的狂热预言家查理让他相信人类行将毁灭。关键人物碰头了,“为家人而战”的杰克逊开始了生死逃离……
    倘若十年前风靡全球的《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只是人类史上曾最大的一艘船,那么十年后的《2012》导演、有灾难片之王之称的罗兰·艾默里奇,是发誓要将整个人类文明沉没的。滋生万物的大地在身后坍塌,普通人杰克逊要带着自己的家人逃离无处可逃的危机,火山爆发、陨石轰击、整个城市倾覆入海……而查理像战士一样见证了自己的死,他拥抱着岩浆死在了真理的火山口上;发现人类末日科学依据的萨特南无人营救,在海啸面前和自己的妻子拥吻自己的孩子,欲哭无泪的死去;藏族老人在山顶淡定的敲着大钟,面对海啸四大皆空枯淡的死去……他们告诉我们:对死亡的超越便是面对死亡。就有如“美国总统”在最后一刻决定宣布真相一样:在死去之前,我们应该留下一些时间去道歉,去感恩,去相爱……而人们都这么做了。在未来处于未知状态时,因为活着所以必须有些什么东西来支撑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哪怕是名利杀戮还是死不悔改,而灾难在最后一刻证明它也是有价值的:知道了如何死,就知道了该如何生。
    约瑟夫·布罗茨基在《文明的孩子》中说:“如果一个人有头脑,他就一定会尝试着与这个体制斗智,采取各种各样的计谋,如兜圈子,同上级的私下交易,编造谎言,保持半亲戚式的关系,然而,这个人清楚地知道,他所编织的网是一张谎言之网,无论他获得了多大的成功,无论他具有怎样的幽默感,他都会鄙视自己。这便是这个体制最后的凯歌:你无论是抗击它还是参与它,你都会同样感觉到有罪。”一直保守人类最大秘密的埃德瑞尔接到了萨特南在海啸前打来的临终电话,自始至终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留物种的他即使不得已,因没能为平等而战而感到了有罪。但导演随后为他赎罪了,因为埃德瑞尔让更多的人等上了诺亚方舟。
    泰坦尼克号在沉没之后,浮出了一段旷世之恋。《2012》在死亡之海中挣扎而出后,朝着新的彼岸进发,载着它的水仍是人性与道义。

      2012
3D版就会下档了。在哥哥的坚持下,我算是赶上了这部影片的末班车,又重新看了一次2012.
      第一次看的时候,是在一节选修课的课堂上,和朋友用手机偷偷看的,当时看了一部分,并没有看完,也许是这个原因,自己对这部影片的内容一直记忆很淡,淡到自己都以为没有看过。这不是第一次接触灾难片,却是第一次在影院看3D版的2012,两年后重看,出来后感觉除了头昏脑胀就是头昏脑胀,近3个小时的片长,让人总是想要解决“个人问题”。
      出了新世纪,抬眼就看到了湛蓝的天空,瞬间,自己也好像得到了inner
peace.
      在看的过程当中,我哭了,有几分感人的影片,总是会让我留下几滴宝贵的眼泪。至于为什么,我想为了很多。为了爱,为了在最后危难时刻人们的团结一致,甚至是为了在死亡面前人和人之间不平等的待遇。这些,我想都是有的。
      第三十届奥运会已经顺利闭幕了,影片里所预警的一切目前都不会发生了。此时看的滞后性,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自己是希望末日呢,还是不希望末日呢。姑姑说,若末日就末日吧,反正大家都死在一起。如果真的末日了,我们就不用为了考试而焦虑,不用为了生计而奔波,不用为了这谈不上享受的生活而苦哈哈的忙碌。问问自己,我们每天辛苦的忙碌是为了什么?为了获得更好的物质生活?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如果是物质,那这些更好的物质又是为了谁呢?为了自己?为了家人?若是为了家人,我们到底拿出了多少时间去陪我们爱的人?到底有多少假期因为各种各样的忙碌抵消了和家人相聚时该得的天伦之乐?如果是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每天为生存而苦逼的你,一天,一周,一月,一年又有多少时间在享受生活?我们常听人说,若把每一天都当做末日来过,生命将会精彩很多。可是环顾我们周围,有多少人这么做了?少之又少。因为明天不是末日,我们不可能自由随性洒脱,若是可以,那是嵇康,我没到那境界。
     或许也是因为现世生活的不如意性或者是太过疲累,本该对末日的恐慌,让一部分人竟在心底里渴望它的到来。或许这种渴望源于大家知道末日的不可实现性。但是我们每个人心里某时某刻就没有一点毁灭一切的冲动?
     换了角度想想,如果没有末日,我们或许可以有更长久的未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吃想吃的美食,爱自己想爱的人,可是事实上真能如此么。我们会因为没有末日过得更幸福么?在当代中国城市中人们生活的幸福指数到底有多高,大家应该会心中有数。有朋友说我总是想太多,可是对于我们生活的终极目的我们应该去思考的不是吗?原谅我总是不自觉地会想去探究。可惜的是,有些事越是思考越是困惑,倒不如什么都不思考的人活的自在。或许这是简单的好处吧。Michael
J.
Sandel说过,哲学会教化我们,扰动我们,它会把我们熟视无睹的情景,变得都不再熟悉。它引导着我们用新的方式去看这些事物。但是危险就在于此,一旦熟悉变得陌生,他就永远和以前不一样了。自我认识,就像一个迷了路的人,不管你觉得它多么的扰动你,你却不能不想起和思考这些问题了。让这个过程显得既困难又有趣的就是道德和哲学,她让你重新审视你的观念。那是因为哲学是一个遥远的事情,甚至是件破坏性的活动。苏格拉底的朋友曾经对苏格拉底说过“如果你只是在生命里合适的时候适度的沉溺其中,那么哲学是一个很好的玩偶,但如果过度的追求,他绝对会伤害你,你应该听我的劝告,放弃你的争论,学习那些将会让你有成就感的事情,不要去研究那些尽说些貌似优美但模棱两可的事情的人们,去研究那些生活得很好,很有名气的人们。”我想这个朋友是很实在地对苏格拉底说的,放弃哲学,去寻找那些真实可见的东西,又或者是进商学院。有一点的确说的很对,哲学的确会让我们疏远我们的固有观念,预定方式,此时我们就会有一种逃避方式,那就是怀疑主义——我们不会去彻底地解决问题,我们不对自己的原则,别人的方式去进行思考和推理。然而我们有时是无法避开的,因为我们就生活在这些问题的答案中。因此怀疑主义只是让你放手,放弃思考问题。康德曾经说过,怀疑主义是人类推理的安息地,他只是让我们在一些教条之间徘徊,他并不是我们最好的安息之地。我在此处谈及哲学,不是说自己思考的就是哲学问题了,只是有时候思考进入一个瓶颈,就会不自觉地把它归结到哲学范畴。我想我是认同苏格拉底的朋友说的话的,哲学这东西,偶尔可以纠结但不可以总是纠结,否则为难的就是自己了。否则,尼采为何要自杀呢,当一个人思考太过彻底,把世界看的太过透彻,不一定是件好事。“世人皆醉我独醒”不过是一种慢性自杀。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495,      说到这里,我想是有点跑题了。
      我不知道罗兰导演拍这部影片的初衷是什么,或许是预知到未来的毁灭让人们善待地球,抑或许是在末日之前珍惜我们现有的生活,但总之不会是为了引出我以上的思考。
      我突然想到影片中有一个场景是,无数没有被作为“优秀基因选中或者是没有十亿欧元的人们在无助地面临死亡的时候,一个富太太在牵着自己宠物狗走向诺亚方舟。在这场几乎要灭绝人类的灾难面前,在金钱与权势差距的面前,人连狗的权利都享受不到。或许这是一种万物不平等的观念,但是我想一个人留下绝对要比一条狗留下能做到的要多得多。
      事实上,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知道,末日不会发生了,最起码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是如此。所以,我们能做的也只是面对当下的现世生活。若是不可以抛开一切,无惧无畏的追求,那么或许如那位朋友所说,商学院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最起码可以让自己有能力去买诺亚方舟的门票,是吧~~
       回归一下主题吧。我的2012是没有了。其实若是真发生什么所谓的世界末日,说不定人类就真灭绝了。这种灾难,或许是因为没有经历才能如此风轻云淡,若真是到来,就仅凭着人的求生本能就会想法设法生存下去。看完这些叠加的毁灭性画面,还是觉得震撼与伤感的。我们有幸得以不经历这种死别,我们的确该更加珍惜我们现如今的生活。毕竟,生命没了才是真的没了,连让你忧郁抱怨的机会都没了。除此之外,或许我们真的该想想,什么才是对于我们最重要的。或许这很难,毕竟我们不是走到生命尽头之人,我们没有万事经历,没有超脱的眼界和心态。但是,或许更深入一点,我们能抓住的就更多一点。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罗兰导演想让我们感受到的呢。

  

即便即将到来的2012和曾经过去的1999一样,最后虚惊一场,所有生活依然继续,又能怎样?以现在人类文明前进的脚步,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我们正越来越快地把自己推向灭绝的边缘。海啸、地震、自然灾害、坏境污染,死去的人和动物植物还少吗?如此下去,过了2012,谁能保证2022、2032能永远平安无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