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4月7日消息,对过度娱乐化的抗战剧不得发证。有媒体称,抗战神剧或就此谢幕。
很少有人知道,在山西武乡有一群草根演员,他们没有雷人的台词,没有炫目的绝世神功,更没有吸睛的美女情色,却也让观众为之落泪。

图片 1

4月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表示,对过度娱乐化的剧不得发证。这意味着港台导演拿手的“抗战神剧”就此谢幕。除了那些duangduang特效的“神剧”,抗战题材的文艺节目仍然热度不减。在革命老区山西长治市武乡县,有一个八路军文化园,一群话剧演员在这里为游客表演着抗战剧。演员梦不总是金光大道,更多的是泥泞小径,扮演鬼子的演员体会格外地深。他们有人已演了4年鬼子、被击毙近六千次,有人则不敢告诉自己曾经当过八路军的姥爷。更令他们防不胜防的是观众:少数激愤的群众会高喊着“打汉奸”扔出矿泉水瓶,甚至对演员施以拳脚。来自四川的“鬼子专业户”杨磊这样理解道:“如果我们演得不逼真,观众也不会扔我们,我想这对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吧。”

6月11日晚上9点半,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的舞台迎来了一批草根演员。与以往的追梦人不同,这些草根演员是来自山西武乡的鬼子演员。

因为演出逼真,鬼子和翻译甚至会遭到游客殴打。《法制晚报》记者日前走近他们,解读鬼子和翻译有着怎样的双面人生。

杨磊扮鬼子4年生涯死6千次
盘点杨磊演艺生涯:
据悉,在八路军的故乡,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里,27岁的四川人杨磊饰演鬼子军官,四年里死了六千多次。平均,每天他都要被打死三、四次。

图片 2

他们主演的情景剧《反扫荡》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已上演了整整四年,这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在节目中与周立波撞出了怎样的火花?他们的梦想最终如何实现?昨晚的中国梦想秀,给出了答案。

鬼子兵每天都要死3、4次

这群草根组成的剧团共有46人,平时主要演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前者的主要剧情是,1943年的日本兵袭击了原本宁静的小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演出团长杨磊在用彩笔画胡子

筑梦武乡 《反扫荡》一演就是四年

演出结束后鬼子和八路一起向观众致意

小鬼子的恶行引发当地村民的强烈愤慨,八路军侦察员窃取了日军情报,并枪杀了两名作恶多端的小鬼子。

《法制晚报》4月14日刊出文章《红色景区里的“鬼子兵”》,解读“鬼子”和“翻译”的双面人生。以下为文章全文。

《反扫荡》是上演于山西武乡八路军文化园的情景剧。该剧依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带领武乡抗日民众展开的一场反扫荡为背景。讲述了武乡原本安宁的小镇被日军侵占,八路军侦查员秘密窃取日军情报后遭到追捕,地下党员为掩护侦查员与鬼子军官进行激烈对抗后英勇牺牲,随后日军对小镇进行了大扫荡。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出击将日军歼灭。

演了4年鬼子兵,他不敢告诉曾经当过八路军的姥爷

《反扫荡》这部情景剧大约25分钟,结束时所有演员都会向观看群众鞠躬致谢,观众则沉浸在精彩的剧情中,久久不愿离去。

演了四年“鬼子军官”,杨磊“死”了近六千次。

这样的剧情对看惯了抗战神剧的观众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将这一幕搬出荧幕之外,在现实中搭景演出,尤其是在素有八路军的故乡之称的武乡,观感就完全不一样了。

演四年鬼子死了六千次

其实,最初刘川是想演八路。可一穿上戏服,导演的一句这是演鬼子的料顿时让他凌乱。时间一长,刘川也想通了:这是我的工作,就算是乞丐
,也要把它演好。只是,他当八路军出身的姥爷,至今也不知道外孙以在扮演鬼子。

作为四川一家公司的签约演员和剧组负责人,杨磊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内的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中饰演“鬼子军官”或“伪军队长”。无论角色如何变化,剧情均以其被击毙而结尾。每到周末或旅游黄金周,演出频次翻番,杨磊掐指一算,他平均每天要“死”三四次。

山西武乡,在抗战时期,曾是八路军总部的驻扎地,许多老一辈革命家曾在此运筹帷幄,指挥作战,素有八路军的故乡,子弟兵的摇篮之称。情景剧《反扫荡》正是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搭景上演,演出场地完整还原当时八路军抗日的场景,演出细节更是精准逼真:响彻全场的弹药爆破、浓烟滚滚的高台炮楼、一窜而起的熊熊大火;震塌的屋檐、炸坏的墙壁,敌我双方拳脚真功夫的对阵从视觉到声效都十足震撼,对离表演咫尺之外的观众来说,绝对是从未有过的观感体验。

演了四年鬼子军官,杨磊死了近六千次。

而记得在2012年、2013年时,他们演出结束时,一名女游客与演员们一一握手。轮到鬼子军官时,她突然给了对方一个耳光。事后,该游客道歉,称自己太过激动。还有,五六名醉醺醺的游客拉住翻译官,声称打汉奸。至于演出时,游客扔矿泉水瓶、皮鞋
,并不少见。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在红色武乡演一出抗战剧,尤其是真实的历史故事配合逼真的表演,常常让鬼子演员受到观众的指指点点。作为剧组的负责人,在《反扫荡》中饰演鬼子军官的杨磊就曾因为杀了八路军受到场外观众的矿泉水瓶招呼,砸到晕眩仍在卖力演出。这一演就是四年,死了不止6000多次,其他扮演鬼子和汉奸的小伙伴,也曾有过相似的经历和待遇。

作为四川一家公司的签约演员和剧组负责人,杨磊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内的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中饰演鬼子军官或伪军队长。无论角色如何变化,剧情均以其被击毙而结尾。每到周末或旅游黄金周,演出频次翻番,杨磊掐指一算,他平均每天要死三四次。

21岁的山西运城小伙关鸿胜在《反扫荡》中扮演翻译官。如果将来有需要,我也有可能去横店演鬼子,但如果有手撕鬼子那种,我不会去。关鸿胜说,尽管自己也以出演抗日情景剧为生,但在看到有些抗日剧中的雷人情节时,我们也会发笑。

图片 3

不过,不久前,他们的这些经历被腾讯网、凤凰网等媒体广泛报道,这不仅让剧组走入了大众视野,被更多观众理解与尊重,甚至还有游客远赴山西武乡,只为亲历现场目睹一场《反扫荡》。现在,他们对演艺梦想的乐观与坚持,则通过6月11日的《中国梦想秀》,感动并鼓励着更多的人。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杨磊演艺生涯:

鬼子的结局无一例外都是被击毙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上的弹着点爆破效果和中弹者口中和身上的血包,令人难辨真假。就连卖烧饼的路人甲,也在走场时不忘将烤炉上的烧饼来回翻转,情节极为细腻。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上的弹着点爆破效果和中弹者口中和身上的血包,令人难辨真假。就连卖烧饼的路人甲,也在走场时不忘将烤炉上的烧饼来回翻转,情节极为细腻。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微博]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上的弹着点爆破效果和中弹者口中和身上的血包,令人难辨真假。就连卖烧饼的路人甲,也在走场时不忘将烤炉上的烧饼来回翻转,情节极为细腻。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上的抗日剧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专业出身的杨磊还是在演出中力求突破。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微博]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上的抗日剧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专业出身的杨磊还是在演出中力求突破。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刚工作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早起读半小时的报纸。两三年下来,总是把赵娜娜说成赵辣辣的他,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今,若非记者精通四川方言,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上的抗日剧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专业出身的杨磊还是在演出中力求突破。

刚工作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早起读半小时的报纸。两三年下来,总是把“赵娜娜”说成“赵辣辣”的他,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今,若非记者精通四川方言,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增肥,是他为适应角色所做的另一件事。刚来景区时,体重160斤的杨磊仍感觉撑不起鬼子军官的气场。为此他没少吃夜宵,身高不足170公分的他一度增肥至180斤。尽管妻子一直让他减肥,但他依然试图维持170斤的体重,我并不是好吃,只是觉得需要这个体重。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增肥,是他为适应角色所做的另一件事。刚来景区时,体重160斤的杨磊仍感觉撑不起“鬼子军官”的气场。为此他没少吃夜宵,身高不足170公分的他一度增肥至180斤。尽管妻子一直让他减肥,但他依然试图维持170斤的体重,“我并不是好吃,只是觉得需要这个体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