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题图来源:seventie two

行业和社会的转变使具有权威业界地位的Condé Nast
康泰纳仕也难免卷入改革的大流。在过去几年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该集团停刊、裁员和人才离职的消息不绝于耳,《GQ》、《Glamour》、《Architectural
Digest》、《Allure》、《W》、《Condé Nast Traveler》和《Bon
Appétit》等知名品牌都削减了出版频率,季刊《Teen
Vogue》更停止了印刷发行。上月更有消息称Condé Nast
康泰纳仕终将停掉创办接近50年的《W》,该杂志的年度出版频率已经减少到只有八次。

据知情人士称,Condé
Nast今年初开始表现活跃,特别是数字视频业务看涨,但第三季度再次受阻,纸媒发行不达预期。通常来说,9月刊对Condé
Nast财政收入尤为重要,但今年9月广告收入并不理想,预计该公司今年还将持续亏损。继关闭《Details》、《Self》和《Teen
Vogue》纸刊,去年裁员80人后,Condé
Nast高管表示,在波士顿咨询的建议下,集团将寻求出售《Brides》, 《Golf
Digest》和《W》三本杂志。为节省成本,Condé
Nast还将出租其在世贸中心办公室26个楼层中的至少6层。

关停刊物时,向来被美国康泰纳仕公司引以为傲的编辑人才,要么内部转岗,要么被辞退,这种局面很尴尬。

  然而在2010年,Stefano Tonchi 取代Patrick
Mc-Carthy被任命为《W》的新主编后,《W》开始改头换面。先是撤掉了创始人John
Fairchild的专栏,随后采用了更多处于宣传期的明星来代替模特拍摄杂志封面。虽然Stefano
Tonchi强调,新的《W》更加接近创始人John
Fairchild最初的意愿,但由于杂志元老相继离职,新风格的《W》在当时并不被业界满意。

€€黑色星期五的唯一灯火 亚马逊股价利润创新高 市值首超9000亿美元

长按二维码免费下载

←左右滑动→

  虽然该传闻一直遭到Condé Nast的否认,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Condé
Nast的发展确实不容乐观。

Condé Nast 康泰纳仕首席执行官Bob Sauerberg 在集团的Twitter
推特账号上写道,“Anna Wintour
作为才华及创意横溢且影响力无可丈量的领导者,是集团改革和未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也已经答应以《Vogue》主编及Condé
Nast 康泰纳仕艺术总监的身份与我“无限期”合作。”

本月最新一期Washington Post将封面人物定为Edward
Enninful,知名时装记者Robin Givhan赫然将专访标题写为《Edward
Enninful会是下一个Anna Wintour吗?》,似乎进一步加剧了业界的猜测。

▲ 美国《福布斯》杂志封面上的Kylie Jenner

  而据《女装日版》透露,本次除了主要“受害者”《W》,已经精简了一部分业务人员的《Glamour》也面临着裁员的风险,Condé
Nast的业务主管正在考虑对该批业务进行全面监督,至于已经转为线上杂志的《Self》也将有可能被进一步的整合。

《纽约邮报》的八卦版《Page
Six》在今年4月初引述“多个消息源”,称68岁的Anna Wintour 会在女儿Bee
Schaffer 与意大利版《Vogue》已故主编Franca Sozzani 的儿子Francesco
Carrozzini
7月完婚且完成今年的《Vogue》九月刊后便会卸任一切职务,甚至有传闻称Anna
Wintour
已经安排《纽约时报》进行专题采访,而她的接班人会是2017年8月才接替Alexandra
Shulman 出任英国版《Vogue》主编的Edward Enninful。

Jonathan Newhouse和Steven
Newhous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向全球性公司转变的举措将帮助我们实现为所有平台上的读者、广告商和合作伙伴提供最高质量的新闻,经验和价值的雄心。这种转变将使公司能够更快满足不断变化的需求,并加强全球同事之间的合作。”

前段时间,美国版 VOGUE 主编安娜€€温图尔与运动品牌 Nike 合作推出特别款
Air Jordans 运动鞋,被无数时尚媒体和潮流媒体传为美谈。

图片 2Condé Nast出版集团旗下《SELF》

€€香料巨头Givaudan奇华顿野心不止 CEO称继续寻找并购目标

Condé Nast Traveler的整合或将作为“模板”应用到公司的更多地区与部门

虽然是一本时尚杂志,W 杂志每年出版的艺术特辑,却是全球少有的跨界作品集。

图片 3Condé Nast出版集团旗下《W》

€€Dior网红营销视频遭疯狂嘲讽 网友恶搞为其配乐《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与Condé Nast在美国地区的颓势不同,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正开展积极扩张,在新兴市场捷克,斯洛伐克,希腊和中国香港推出《Vogue》杂志。数据显示,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目前为盈利状态,其2016年收入约为1.21亿英镑,利润为430万英镑。而Condé
Nast去年则亏损超过1.2亿美元,正在集团内部进行密集的调整与裁员,预计2020年才能恢复盈利。

这一点在 W 杂志的男士版 M 杂志身上,就表现得淋漓尽致。

  导语:据《女装日报》报道,CondéNast(康泰纳仕)有意停止旗下老牌刊物《W》杂志的继续发行,并对《Glamour》、《Allure》和《Self》等杂志进行裁员。

Phyllis Posnick 和Tonne Goodman

康泰纳仕中国否认《Vogue服饰与美容》编辑总监张宇将离职
张宇表示不只是要把高端时尚带到中国,她同时要求行业关注中国读者的需求,《Vogue服饰与美容》在内容上更注重结合中国市场的特色为奢侈品牌提供创意和营销解决方案。

▲ Stefano Tonchi 和 Edward Enninful

图片 4

*无时尚中文网是中国专业、领先的奢侈品行业研究、时装零售和投资分析网站;是最完整全面的时尚行业信息数据提供商;品牌咨询服务商。

奢侈品牌的广告都投放到哪里去了?全球奢侈品零售的不确定性促使营销更趋于结果导向,如今的读者和奢侈品牌都在变得更加精明。奢侈品广告投放的逻辑变为,年轻人在哪里,广告投放目标就在哪里。

如今传出 W
杂志可能要停刊,即便没有社交媒体冲击等方面的原因,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但对于曾因在编辑人才上随意“挥霍”而闻名的Condé
Nast来说,它们必须接受如今要精打细算的现实。尤其在其内部,越来越多的全职员工被调往合同岗位,他们可获取的薪酬更低,福利更少,这导致很多重要员工开始主动辞职。甚至《Vogue》总编辑、Condé
Nast艺术总监Anna Wintour都不得不与耐克签订协议,通过为其设计Air
Jordans来获得收入。

€€Gucci 奇迹终结 Kering股价狂跌

英国版《Vogue》主编一直被认为是Anna Wintour的接替人选

当然了,就目前来说,美国康泰纳仕公司这几年的重组很有成效。

  不过,目前还不确定可能被停刊的《W》是否会以另外的身份重新上线。《W》目前拥有超过30位编辑人员,如果停刊将意味着Condé
Nast又将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裁员。

€€便宜货卖不动 欧莱雅寄望中国消费者购买高价化妆品推动增长

有分析认为,Condé
Nast各自为政的公司文化已经根深蒂固,短时间内或很难实现无缝合作,图为即将卸任的Condé
Nast首席执行官Bob Sauerberg

如今传出 W
杂志将要停刊的消息,再结合几个月前关于安娜下半年将要退休的消息,我可以大胆预测,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最合理方案,是美国康泰纳仕公司将
W 编辑部和 VOGUE 编辑部合并,Anna Wintour 卸任 VOGUE 主编,W
杂志现任主编 Stefano Tonchi 接管两本刊物,VOGUE 出版周期维持不变,W
杂志缩减为季刊。

  在2014年,Penske Media Corp。 从Condé
Nast出版集团手中收购了《女装日报》的母公司FairchildFashion
Media ,把《W》留在了Condé
Nast。离开了原东家的的《W》开始走上了下坡路——除了发行量减少到每年8期以外,平面广告销量也逐渐下降。也就是说,在Condé
Nast本次作出停刊的考虑之前,《W》已经在“生死线”上徘徊了很久了。

无时尚中文网2018年8月1日:针对近月关于时尚界最具影响力主编Anna Wintour
安娜€€温图尔离开《Vogue》和Condé Nast
康泰纳仕的传闻,为以正视听该出版集团首次搬出CEO 发表官方声明再作澄清。

Condé Nast和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的合并是否能够帮助这个出版集团扭转颓势,这个问题的答案目前仍不明朗。但是这一举措对当下的即时性影响,或令Anna
Wintour再次陷入危机。有分析人士将Bob Sauerberg的离职看做是Anna
Wintour最后一堵“防火墙”倒塌。这也令业界猜测Anna Wintour是否将离任。

1999 年,美国超模辛迪€€克劳馥孕肚登上 W
杂志封面,而她肚子里的宝宝就是如今已经出道做模特的儿子 Presley Gerber。

  在过去两年,Condé
Nast其实一直走在裁员的路上。它通过整合内容创作、编辑,沟通和业务部门,一不断的筛选并解雇一些被认为不必要的员工,并且多次停刊旗下刊物以及降低多个出版物的印刷频率,像《Allure》就在集团重组后改为了一年11刊。

€€专心从政 美国“第一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结束同名时尚品牌

Condé Nast与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合并的目的显而易见,无非是节省人力,削减成本,整合资源,提升效率。而随着内容变得越发全球化,打破内部壁垒,进行内容共享也成为大势所趋。拥有一个集中的编辑和共享发布平台可以帮助出版集团了解各个市场的趋势,并与各个地区之间打通。Condé
Nast拥有丰富的时尚,美容和生活方式内容,这些内容属性也非常适合在各个市场共享。

2017 年关停印刷业务之后,经过一年多的调整,新版的美国版 Self
已经成为完完全全的数字媒体,通过网站、社交媒体、活动来传达健康、自我表达和自我认同的核心价值观。

  拥有近50年历史的《W》是在1972年由时任《女装日版》出版人兼主编的John
B。
Fairchild推出的,在当时主要以“融合上流社会与下层阶级风格文化”为特色,是John
B。 Fairchild独自创立的首本杂志。

【关于无时尚中文网】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Condé Nast的下一篇章已经开始。Condé
Nast也深知目前互联网的界限已经非常模糊,无论如何时尚杂志还需要生存,但如果开始失去核心读者的信任,地位便会不保。

-END -

  而关于Wintour,此前也一度传出她将离开《Vogue》杂志,或者Condé Nast。

今年是Anna Wintour
从英国版《Vogue》转到美国版《Vogue》担任主编的第30个年头,2013年Condé
Nast 康泰纳仕委任她为集团艺术总监,进一步扩大她的权力。

今年8月,集团宣布将旗下Condé Nast
Traveller杂志的美国编辑团队和英国团队合并。Bob
Sauerberg称该杂志将通过由伙伴关系发展为一个国际平台。数字媒体也为集团的内容共享计划提供了更为合适的载体。今年10月,两家公司宣布将组建一个集成的产品和技术团队,为Condé
Nast的所有网站创建一个统一全球平台,该团队向两公司首席执行官报告,而自2012年上任的首席数字官Fred
Santarpia则于11月2日离职。

▲ M 杂志 1982 年创刊号封面

  “我们不会对舆论对公司每一个可能的商业决策的持续猜测发表评论。“Condé
Nast的发言人对此表示。

Bob Sauerberg 与Condé Nast
康泰纳仕发言人从4月便开始多次否认相关传言。在这次坚定的澄清之前一天,美国版《Vogue》和Anna
Wintour 的三名长期要将离职的消息则已经作实。时尚总监Tonne Goodman
和执行时尚编辑Phyllis Posnick
都会改变与该杂志的合作方式,转变身份成为特约编辑。与此同时,为《Vogue》服务28年的洛杉矶总监Lisa
Love 也将调至Condé Nast 康泰纳仕旗下创意公司CNX。

在广告销售方面,出版商也希望通过全球联合运营,构建统一的数据库,从而使广告客户能够跨市场购买。拥有强大的消费者数据还可以使媒体公司更精准地对接广告商的需求,更深入了解消费者。

▲ 美国版 Self 杂志首期数字版封面

€€年轻化不是万能 激进快时尚策略下 Moncler股价暴跌

Robin
Givhan在文章中表示,人们常常忘记,30年前刚刚掌管美国版《Vogue》时的Anna
Wintour并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穿普拉达的魔鬼”。她是逐步成长为这个角色的,她积累的权力反映了时尚界的阶级感越来越强烈,人们不断向名人和特权倾斜。但下一个Anna
Wintour将诞生于一个更加分散和萎缩的行业,所面对的是一门没有边界的市场。Edward
Enniful会在其Instagram上与87万粉丝直接对话,也会将目光放在非洲等更具潜力的市场上,他能够很好地平衡时装行业和娱乐,且更加关注时尚行业最为关注的多样化问题。

空潮四季 野生共和

来自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
康泰纳仕国际出版集团伦敦总部的否认同样强烈。

互联网的迅猛崛起也促使传统媒体最大限度地扩大了自己的受众规模。Edelman的首席媒体生态学家史蒂夫鲁贝尔曾表示,“媒体公司从谷歌和Facebook双头垄断中学到的一点,那就是如何才能获得更大的规模和更高的效率。”

延伸阅读:W 杂志的十年艺术跨界创作之路

该集团一名匿名前高管向《纽约时报》透露,Tonne Goodman 和Phyllis Posnick
的年薪总规模达百万美元。2016年,因为时尚纪录片《The September
Issue》而走入大众视野的《Vogue》前创意总监Grace Coddington
已率先恢复自由身,她与Anna Wintour 同年进入美国版《Vogue》,是Anna
Wintour 执掌该杂志后的首批任命之一,Phyllis Posnick
比二人更早一年服务该杂志,而Tonne Goodman 在2000年加盟。

业内人士预计,Condé Nast
Traveler的整合或将作为“模板”应用到公司的更多地区与部门。例如,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已于今年9月将时装秀评、图片制作、后台视频、社交媒体等内容生产集中在伦敦总部进行。该公司还开始使用名为Copilot的通用内容管理系统,更轻松地在各个市场上共享编辑和广告内容。但也有分析认为,Condé
Nast各自为政的公司文化已经根深蒂固,短时间内或很难实现无缝合作。

性别多样化方面,W 杂志长期与摄影师Steven Meisel
合作,拍摄了一系列经典作品。譬如2004 年 10 月刊,Jessica Stam 和 Karen
Elson 等多位超模演绎“无性革命”主题封面大片。

€€Nike为7500人涨工资 要全球、男女同工同酬

随着内容变得越发全球化,打破内部壁垒,进行内容共享也成为杂志的大势所趋

如果不出意外,即将上演的 9
月新一轮时装季,各种猜测将会一一得到印证,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粉丝营销助攻男€€设计师品牌卡宾中期大赚逾亿元 今年股价暴涨三成

出于同样的考虑,Condé
Nast的竞争对手赫斯特集团两年前合并其美国和国际业务。在被美国传媒巨头Meredith
Corp.收购前,《时代》杂志整合了其国内和海外业务。

Edward Enninful 操刀造型的 W杂志封面

即使“横着走”的《Vogue》也要面对预算紧缩和共享资源的决策,因为事实摆在眼前。美国版《Vogue》九月刊的页数从2012年破纪录的916页减少到2017年的774页,据悉,Condé
Nast 康泰纳仕去年的收入也同比减少了1亿美元。

正如Racked网站的一篇文章所述,“Anna
Wintour重塑了时尚界最重要杂志的过去30年,而这本杂志又塑造了我们”。但是在Condé
Nast集团为时尚界的未来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的同时,更多业界人士开始走出思维定式,描绘一个“后Anna时代”的行业版图。

▲ W 杂志 2016 年 10 月刊预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